阿联酋驻北京大使馆,都说阿联酋巴林纷纷重开驻叙大使馆,是受利益驱使。现阶段能从叙利亚获得什么利益呢?


时间:

国与国之交往,不能单从当下获得什么利益来判断!

包括阿联酋、巴林、卡塔尔在内的海合会国家在叙利亚国家发动动荡(2011年12月)之后,立即站到了叙利亚反对派一边,从资金到武器装备方面支持“叙利亚自由军”。当时的考虑是,巴沙尔是阿拉维人,是什叶派的分支,而参加“叙利亚自由军”的多半是逊尼派人,与海合会国家教派一致,再加上巴沙尔的盟友是伊朗,而伊朗又跟海合会国家不对付,因此,阿联酋、巴林与卡塔尔等国迅速走向巴沙尔的反面。

更为重要的是,那场席卷中东多国的“阿拉伯之春”让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和也门政权迅速倒台。海合会国家的判断是:巴沙尔政权肯定扛不过这次动荡,早布局反对派就好掌握主动权。但没想到的是,欧洲与美国已经失去最初支持“阿拉伯之春”的热情,不愿意直接大规模军事介入叙利亚内战,而黎巴嫩真主党民兵、伊朗和俄罗斯后来大规模的军事介入也是没有料到的,因此,巴沙尔政权活了过来,并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一直掌握着叙利亚的国家权力。既然权力合法并且稳定,海合会国家哪能不打交道呢?况且叙利亚在中东是一个政治大国。

从叙利亚内战外溢出来的宗教极端分子与恐怖武装在叙利亚被打败后迅速向海湾国家渗透,这包括沙特、巴林等国。这些国家同样面临着反恐怖的压力。为获得相关的反恐怖合作,以及反恐怖情报,海合会只能加强与叙利亚政府的合作。

一句话,随着越来越多中东国家与叙利亚恢复外交关系,巴沙尔将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叙利亚战后重建,需要大量资金投入,据有关部门统计,至少需要三千亿美元。但这不是我们所说的巴沙尔面临的挑战,因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而对于富得流油的海湾国家,美元就是一张纸片儿。

而更多国家参与战后重建,对于巴沙尔更多的是机遇:

在政治上,摆脱内战八年来造成的国际孤立,让对外关系有更大发展空间,让叙利亚国内真实情况能被更多人关注,从而打消对叙利亚民选政府的顾虑,增加叙在国际舞台的话语权。当然,叙利亚政府也可以在阿盟内结交更多朋友,摆脱对俄罗斯和伊朗的过度依赖。

在经济上,叙利亚战后重建的大市场大需求,大家都看得见。在政治日趋稳定的前提下,商业投资的利益驱动无人可以阻挡,只要政策对头,叙国内经济一定会逐步好转。

但有了经济关系后,政治交流就不可避免,原有的分歧甚至偏见,不可能立刻有所改变,富国对穷国的优越感会立见。在巴沙尔周围,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婆婆在指手画脚随着新闻管制的放开甚至解禁,各种声音会扑面而来,让叙利亚国内思潮开始涌动和转变。对于民主和自由的追求,将逼迫叙利亚政府有所改变。

而这才是我们认为的对巴沙尔的最大考验和挑战。



打江山易,坐江山难。

闭门锁国可以大权独揽一言堂,门户开放就要被人监督,就要民主放权。

而这又是机遇,如果抓住了,适应了,叙利亚将成为中东少有的有宗教信仰的民主国家。如果退缩了,失败了,叙利亚或者重回封闭独裁世界,或者面临再次动乱的风险。

我们认为,巴沙尔毕竟有青年时代在西方留学经历,对所谓西方的民主自由有亲身体验。更关键的是在八年内战中,他更能清醒地看清西方民主国家的丑恶嘴脸,也能感受到教派分裂纷争带来的民族苦难。巴沙尔一定有自己的思考和设计,现在需要的是用事实来实验和检验。

我们希望巴沙尔领导下的叙利亚能够成功。中东不能再动乱下去了,因为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财富,以及中东地区人民的生命和血汗。